多购网免费购物平台(致母亲丨被拐儿童母亲欧阳艳娟:希望儿子多喊几声“妈妈”)

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从认亲那天到今天,刚好七个月。”5月6日,欧阳艳娟告诉澎湃新闻(她与当年被拐的儿子相认七个月,孩子只叫过一次“妈妈”,她心里“实在不好受”。今年45岁的欧阳艳娟是湖南道县人。2005年8月,她的1岁半儿子李成青被“人贩子”张维平抱走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从认亲那天到今天,刚好七个月。”5月6日,欧阳艳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与当年被拐的儿子相认七个月,孩子只叫过一次“妈妈”,她心里“实在不好受”。

今年45岁的欧阳艳娟是湖南道县人。2005年8月,她的1岁半儿子李成青被“人贩子”张维平抱走,经中间人“梅姨”介绍拐卖到广东紫金县。欧阳艳娟夫妇从此踏上漫长的寻子之路。

事发16年后的2023年9月,广东警方找到已经17岁的李成青,此后安排欧阳艳娟夫妇与儿子相认。认亲之后,李成青回归原生家庭。今年春节后,欧阳艳娟夫妇带着李成青南下广东,夫妇俩一边打工,一边支持儿子在深圳继续上学读书。

失散多年的儿子终于回归,被幸福笼罩的欧阳艳娟想弥补母爱。而血浓于水的母子亲情,却因16年的隔离变得有些陌生、有些隔阂。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到了。这是欧阳艳娟与儿子认亲后的第一个母亲节。这一天,她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儿子早日融入家庭,可以无拘束地、亲热地喊她“妈妈”。


欧阳艳娟与儿子李成青的自拍合影。受访者 供图

认亲:儿子快18岁了,第一次听他喊“妈妈”

当身高近一米八的李成青走到面前,欧阳艳娟才意识到,儿子真的找到了,这不是梦。那一天,是2023年10月6日,距离李成青失踪已过去16年。

16年前,欧阳艳娟带着一岁半的儿子李成青,随丈夫李树全从老家来到广东惠州,住在博罗县的出租屋里。白天,李树全到建筑工地做泥水工,欧阳艳娟在家带孩子。那段时间,夫妇俩认识了一名30来岁的男子,他自称姓王,四川人。

“他说有两个小孩要养,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他找工作。我看他实在可怜。”李树全回忆,当年他介绍“小王”到工地上打工;看到“小王”脚有些受伤,又带他去老乡开的诊所治伤,还让他在自己家吃住了一个星期左右。


李成青1岁时的照片。 受访者 供图

2005年8月7日下午,李树全去了工地干活,欧阳艳娟在出租屋带孩子。“小王”那天没有去工地。“当时小王说,抱我儿子出去买包子吃。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了。”欧阳艳娟说,她当时没找到儿子,就去派出所报了警。

李成青失踪10年后的2016年3月,“小王”在贵州被警方抓获。此案由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侦办。后来李树全夫妇从警方得知,“小王”原来并不姓王,而是拐卖儿童的惯犯张维平。

据张维平交待,2003年至2005年,他在广东拐卖儿童9人,其中包括欧阳艳娟的儿子李成青。张维平称,当年他以“买包子”为由拐走李成青后,与中间人“梅姨”一起将孩子带到河源市紫金县,卖给了一对夫妇,获利13000元。

如今,张维平供称的“梅姨”尚未归案,他则被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死刑——2023年12月,广东高院维持了对张维平的一审死刑判决。目前,最高法正按程序进行死刑复核。

2023年7月,欧阳艳娟夫妇再次到广东寻找儿子。为了生计,欧阳艳娟学会了包粽子、卖粽子,她丈夫则继续在工地务工。夫妇俩一边打工,一边查寻儿子线索。

有时候,欧阳艳娟会直接打电话督促办案民警:“要是以后我变得疯疯癫癫了,那时候就算找到孩子,他恐怕也不敢认我了。”

2023年9月底,他们接到广州警方电话——孩子终于找到了!

原来,当年一岁半的李成青被拐卖到紫金县后,便跟“爷爷奶奶”生活,四岁后被带到在深圳工作的“爸爸妈妈”身边,从此在深圳上学。2023年中秋节前,警方通过人脸识别等侦查手段找到了李成青。


“人贩子”张维平归案后指认作案现场。受访者 供图

李成青后来告诉澎湃新闻,2023年9月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9月的一天,“警察叔叔”带着心理医生找到他,告诉他关于“被拐卖”的事。“我开始当然不相信。”他说,“我以为他们在出题目,给我做心理测试呢。”

DNA鉴定结果,证实了李成青与欧阳艳娟夫妇在生物学上的亲子关系。

2023年10月6日,在警方的安排下,欧阳艳娟夫妇与李成青在广州增城见面相认。

那天,欧阳艳娟夫妇在一间屋子里等待。没多久,在民警和心理医生的陪伴下,李成青走进屋来。他身材瘦高,戴着近视眼镜,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有些生硬地朝欧阳艳娟夫妇喊了“爸、妈”。欧阳艳娟一步冲上去,紧紧抱住了儿子。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妈妈。”欧阳艳娟告诉澎湃新闻,儿子出生后学说话较迟,失踪前还不会开口叫爸妈。

“儿子找到了,还活在这世界上,我的心就放下了。”欧阳艳娟说,认亲时她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哭。当时,儿子轻轻叫出来的那一声“妈”,令她内心无比快乐。

相处:母亲发七百字短信承诺,不追究养父养母责任

认亲之后,欧阳艳娟夫妇带着儿子回了一趟湖南道县,与亲人相认,马上又将儿子送回深圳的学校——他在当地一所职高读二年级。

欧阳艳娟夫妇则继续租住在东莞市桥头镇。每周周末,李树全都会借上亲戚的车,去深圳的学校接送儿子。平常,李树全仍到工地做泥水工,妻子则继续卖粽子。儿子失而复得,让夫妇俩觉得生活重新有了奔头。

与李成青相处一段时间后,欧阳艳娟感觉到儿子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有一天,李成青的班主任给她发来信息,告诉她孩子表现异常,“心事重重。”欧阳艳娟想起前些天丈夫随意地说了一句“追究养父养母责任”,被儿子听到了——当时他嘴上没说什么。想到这些,欧阳艳娟顿时急了,一口气给李成青写了700多字的短信发过去。

“是爸妈没考虑到你的心情,说了一些气话,让你难过了。对不起了,儿子。”欧阳艳娟在短信中让儿子放心,不会去告他养父养母,“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同时,她还向儿子提了点“小要求”,“以后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出来,别把它憋在心里,让自己难过。”

多购网购物


欧阳艳娟电话联系朋友来喝“团圆酒”。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资料图

2023年1月,欧阳艳娟夫妇带着放了寒假的李成青回到湖南道县。春节前,夫妇俩在村里举办了庆祝儿子回归的“团圆酒”。李树全将办酒的信息高调地发在微信朋友圈,“欢迎大驾光临,不胜感激。”

那天是农历腊月廿三。村里李氏家族在村口的牌坊上挂起了红色横幅,欢迎李成青回家“认祖归宗”。中午,欧阳艳娟夫妇的亲友、同学,以及40多户村民都来了。李树全原计划的25桌酒席很快坐满了,而外面仍有亲友陆续赶来。

李树全急了,在妻子的埋怨声中,他跑着去通知厨房加菜,通知邻居家摆桌子。增加了4桌酒菜后,所有的亲友们都入了座,夫妇俩这才松了一口气。稍作歇息后,李树全带着李成青,挨桌地去敬酒。亲友们不断举杯祝贺,李树全笑得合不拢嘴,一旁的李成青说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有些拘谨地道谢。

这一天,欧阳艳娟夫妇忙得不亦乐乎。散席后送走客人,夫妇俩带上全家人,在村口牌坊的横幅下拍下一张珍贵的“全家福”。

李成青在深圳长大,很少在现场看到烟花。李树全到县城买来19箱烟花,让儿子在大年三十晚上放烟花过足了瘾。

正月初八是李成青的农历生日。欧阳艳娟夫妇到县城为儿子办了一大桌酒席。欧阳艳娟记得大概一个月前,儿子跟她提过阳历生日的事,“他说,那天妈妈给我买了一个蛋糕……他想了一下,可能觉得这样讲不好,又说,是深圳的妈妈……”


儿子李成青回归后,欧阳艳娟一家在老家拍摄“全家福”。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资料图

愿望:希望孩子融入家庭,想多听几声“妈妈”

春节之后,在老家过完农历生日,欧阳艳娟夫妇便带着李成青南下深圳——很快就要开学了。

后来碰上新冠疫情,学生都在家上网课,欧阳艳娟便为儿子租了一间有网线的单间。白天,她赶去电子厂上班,下班后赶回来为儿子做饭。儿子吃完饭就上他的单间,不大爱和父母说话。

在广东期间,欧阳艳娟有时会让老家的朋友寄来土鸭,炒一盘自己拿手的“血鸭”,可儿子不爱吃,他更喜欢吃从外面买的烤鸭;湖南奶奶送的腊肉、外婆做的香肠,他更不爱吃,他想吃的是粤菜“白切鸡”。

欧阳艳娟是一个爱聊天的人,但她觉得和儿子没什么共同语言,“我又不知道打游戏,聊学习方面又聊不上……”她看到孩子有时心事重重,自己却苦于“走不进他的世界”。

有一次聊天,李成青说,将来要抚养“两边的爸爸妈妈”。欧阳艳娟感觉他内心有压力,连忙开导他:“我们现在还能挣钱,你读书不是为了养我们,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就行了。”

“他总是想得很远。”欧阳艳娟记得,有一次儿子突然问她:“以后我生的孩子,是跟你们姓还是跟养父那边姓?”她当时就忍不住笑了,让儿子别胡思乱想,“姓什么,等以后生了孩子再说。”

和儿子相处几个月下来,欧阳艳娟感觉彼此都有点“小心翼翼”,生怕对方敏感,生怕带来伤害。明年李成青要离校实习半年,欧阳艳娟觉得他生活自理能力差,想多教他洗衣、做饭,可看到他不感兴趣,便没有多说,“不敢勉强他。”

她对待老家的小儿子则不一样,想骂就骂。有一次,她看到小儿子在一篇“我的妈妈”的作文里,把她写成脾气很坏的女人。她看完作文便急了,劈头就问小儿子:“我有你写的那么凶吗?”

对于“老大”李成青,欧阳艳娟觉得“他的心在养父那边多一点”。她说,儿子在认亲见面时叫了一声“妈”,此后这七个月,便再也没叫她“妈妈”了。李成青发微信时偶尔写上“妈妈”两个字,欧阳艳娟看到了,心里便会欢喜好一阵子。

与记者通电话时,欧阳艳娟转身问丈夫:“叫过你‘爸爸’吗?”李树全告诉她,儿子叫过两次“爸爸”——除了见面第一次,还在几天后他过生日时,说了一句“爸爸生日快乐”。

“那你比我好,多叫了一次。”她有些“吃醋”地说。

“儿子现在还不叫爸爸妈妈,说实在的,我们心里不好受。”欧阳艳娟叹了口气,“我们走不进他的心里面,那我们心里就不好受。他心里可能也不好受。”

不过,她很快又进行自我安慰,“儿子现在还算乖的,至少没有抵触心理。”她有时跟其他被拐孩子的妈妈交流,便觉得自己幸运多了。

“梅姨”案涉及的9名被拐儿童中,目前已找回6人,其中跟随原生家庭生活的有3人,其他3人仍随养父养母生活。因为沟通障碍等问题,有个孩子还把亲生母亲的微信拉黑了。

一名被拐儿童的母亲向欧阳艳娟诉苦,说了一句气话:“找到孩子了,还不如不找到。”欧阳艳娟不认同,反驳道:“就算他不认我,我看到他活着,心里也开心。”

5月8日,母亲节。欧阳艳娟跟往常一样,在电子厂的流水线上班。这天中午,她在二儿子的班级家长群里,看到了儿子和同学们送给母亲的集体祝福视频;小儿子的班主任则给她发来孩子的道歉视频——小儿子没完成作业任务,在母亲节这天向妈妈说了“对不起”。

在学校寄宿的“老大”李成青,要等到端午节放假才回家。他有手机,但平常极少给欧阳艳娟打电话,母亲节这天也没联系。

澎湃新闻记者问欧阳艳娟:在母亲节这个特别的日子,有什么想对儿子说的?

“其实每个母亲都不容易,都是为了孩子。”欧阳艳娟说:“母亲节,我想对他(大儿子)说,虽然他的心还不怎么在我们这里,虽说血浓于水,但是……希望他慢慢理解我们的苦心,真正融入这个家,把我们当成亲人,当成真正的亲生父母。”

说到最后,她又补充一句:“最重要的,我希望我儿子不要有压力,过得开心快乐就好。”

责任编辑:戴越 图片编辑:陈飞燕

校对:张亮亮

原创文章,作者:SEO专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tudywe.com/5368.html

推荐看一看:多购网免费购物平台(致母亲丨被拐儿童母亲欧阳艳娟:希望儿子多喊几声“妈妈”)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