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朝暮暮是什么生肖(公私两利打一数字)

□尉明宽

 

 

尉明宽:画家、作家、书画评论家。山东莱阳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潜心文、史、宗教的研究,着力追求画外功夫的多重修养。在艺术上,汲取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而能自出机杼,尤擅画鸡。其作品雄浑敦穆,温文而霸,龙骧豹变,气度恢宏。深受国内外艺术界的高度评价和广泛赞誉。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荣誉委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和平统一大同盟常务理事、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理事、亚洲孔子学会常务理事、国际文人画家总会常务理事、中国戎百思特网翰书画院副院长、《当代小说》(下)责任编辑。主编有《当代书画艺术家精品大典》、《当代实力派书画家》、《百名政委书画集》、《百名著名老书法家作品集》等大型艺术画册。著有《尉明宽水墨画作品集》、《尉明宽画鸡》、《将军书画*尉明宽见闻录》,出版有长篇小说《疤痕》及网络风水小说数部。

 

 

鼠请不要想起我们就想起“獐头鼠目、贼眉鼠眼”,请不要把我们迅疾的行走称为“抱头鼠窜”,你们做事畏手畏脚却美其名曰“谨慎小心”,可为什么非要和我们的胆子进行类比呢?

当万籁俱寂你们酣然入梦时,我们在黑暗的场所里挣扎寻觅,躲开阳光利刃一般的照耀,躲开多年来你们无休止的残杀,只是为了生存。是的,我们破坏了你们生活的宁静,可是,为了偿还,我们也奉献出一部分弟兄在实验室里为你们的生存抛头颅洒热血啊!我们苦苦守望的,是和你们一样的对生命的坚持,是和你们一样的对子孙的希翼。

所以,亲爱的人类,请给我们一点空间吧!让我们在夹缝中,为你们呐喊出对未来的渴望!

 

 

我很累。

从远古时代的汗牛充栋,到如今的俯首帖耳,我吃了多少的草,挤出了多少和着血泪的奶,用我的肉体和精神,陪伴着你们一代又一代人成长的脚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毫无怨言。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自己找的到回家的路,希望,不要牵着我的鼻子行走,让我有自由回望一下那片宁静的山坡,回望一下山对面我深爱的那个身影。琴音渺渺,骊歌声声,我听得懂琴弦上流淌的对悠悠岁月的思恋和追忆。

智者,面对世俗的荒芜和浅薄,只会选择沉默。

 

 

我渴望奔跑,我渴望跳跃,我渴望在寂静的山林里用我的一声长啸唤醒东方天际火红的朝阳!

我威风,我霸气,我有信念驰骋山野踏平岁月!我有力量承当起百兽之王的重任!

可是,我也孤独。高处不胜寒的凄楚,会在每一个寂寥的夜晚啃噬我的身心,我希望有一块小小的栖息地安抚我疲倦的灵魂,我希望有一道温情的手臂抹平我奔波的创伤。

不要歌咏我的虎虎生威虎胆雄心了,也不要用我的皮肉筋骨来做成全你们人类虚荣的道具了,我只愿意安然的走过春夏秋冬,走过繁花似锦,甚至,我愿意,像猫儿一样,在爱人面前羞答答的低下我高贵的头颅……

 

 

我还是愿意做广寒宫永久的居民,我还是愿意伴百思特网着我的姑娘遥望人间的悲欢离合。

不要说我拥有多少做房产。没有爱人,就百思特网是富甲天下,又算得了什么?当曾经的荣华富贵顷刻间灰飞烟灭时,你倚着一株枯树的坚守,未尝不是我心甘情愿的选择,今天有人在等,明天有人在等,朝朝暮暮有人在等,是多少付出才能换得的美好啊!

别嘲笑我的善感,我凭吊狐狸,只是先知先觉了生生死死的轮回,只是了悟了尘归尘、土归土、灰归灰的禅意。

请忘掉我气急败坏失去风度时对你们的攻击。

请记住我永远冰清玉洁的梦想……

 

 

叱咤风云是专属于我的词汇。

看!我撕破闪电,驾驭惊雷,天地间穿云播雨的矫健英姿,让多少诗人歌咏,引无数民众膜拜。我的威严,从远古走来,一直走到庄重肃穆的皇宫,和每一个朝代的天子一起,接受万人敬仰;我的神秘,在祥云中闪烁,在虔诚的信徒的心中萦绕。

没有人来揭穿我的虚幻,无边的想象,更是随意把我的神武绘制到了极限。我也便理所当然的认为,我的彪悍,我吟啸天地的能力,是真的存在的。马怎么能跟我一起相提并论?虎也只会在一个山头称王!只有我,腾云驾雾,宇宙间来去如风!

原来,骗自己,真的很容易!

 

 

试问天下美女,有谁可以比得上我的曼妙身姿?

烟视媚行,最灵巧的舞娘也会黯然退场;摇曳顾盼,最妖艳的女子也会自惭形愧。我以我柔若无骨的表演,亮相世间舞台,所有的霓虹,便瞬间失去了色彩。舍我,谁堪夸?

我秀外慧中,明白一切华丽的语言后边,是苍白无力的真实,于是,我藏起了所有曾经的热情,用冰冷的血液,用蛇蝎的心肠,来面对来来往往的诱惑,我愿意在寂寞中消磨我的青春年华,我愿意在漫长的冬天冷藏起对你曾经的牵挂。

不要用温暖的胸膛引诱我,我不喜欢做那粒朱砂痣,也不喜欢做那抹明月光,记得你胸口的伤疤吧!请永远忘记我的名字。但是,请永远记得,我留给你的深深的疼痛。

 

 

人生的征程上,总是我一骑绝尘……

我不能停下我的脚步,因为,只有不停的奔波,才能体现出我的价值,可悲的是,就这样兢兢业业的付出,我获得的荣誉,还要跟龙连在一起——龙马精神。否则稍一放松,我就只能跟虎一起被云淡风轻的一笔带过了——马马虎虎。莫非,动物界,也有无休止的潜规则?

不要倾听垂老时我的悲鸣,不要注目奋进时我的英姿,我不需要伯乐来权衡我的优劣,就让我在战场上自由驰骋吧!就让我田野里悠然耕耘吧!让我为自己安安静静的活一回,做做信马由缰的马大哈,不也是一种境界吗?

 

 

记住我的温良,记住我的孝心,记住我小家碧玉的柔顺,记住我对世界永恒的信任。

亲爱的人们,钢筋水泥的森林里,能不能为我留下最后一片碧水蓝天?让我在风吹草低的大漠里,享受那份难得的静谧和恬淡?

多少次,我梦想在那条羊肠小路上徜徉,和我善良的牧羊姑娘共同歌唱;多少次,我梦想在古道西风斜晖陌陌里茕茕独立,凭吊我曾经洁白如玉的情怀……

等我生命之火燃到尽头,我愿意呈出我的全部,任你们在我身上书写那一部斑斓的、或真或假的传奇……

 

 

不要说我聪明,费尽心机,搅皱一池春水,我终没有如愿得到我心中的月亮。在世人的嘲笑声中,我黯然退场,继续深情的眺望,寒夜里,星空中,我那遥不可及的爱情……

回归大山深处,我把所有的企盼所有的思念寄托给绿野寄托给小花寄托给一望无际烟波浩淼的森林,我愿意在老虎不在家的时候客串一下领导人的角色,我愿意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点一点拉近与人们的距离……

只是,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与世无争的隐居日子,你们为什么要惊扰我的梦幻?不要让餐桌前我的惨叫成为你们饕餮的背景音乐,不要强迫我牺牲尊严为你们表演,我不想为了可怜的一点奖赏,在锣鼓声中蹦跳谄媚……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从不自恋,是我一声长鸣,唤醒了云天捧出了朝阳,因为我深深的体会过,蛰伏在阴冷黑暗的三更里,细数着心跳期待五更的钟声时,那一段煎熬是多么难耐!我知道,没有这份卧薪尝胆的信念,没有独自咀嚼孤寂绝望的意志,没有内敛时对自我的反思,就没有一唱天下白的绝代风华和蓬勃气势!

别因为我飞不起来就捏造那么多的词汇来鄙薄我!狗偷不偷盗跟我的叫声没有关系!场面混乱、拥有的全部失去也不是我的过错!还是检讨你们自己那些鸡毛蒜皮鸡零狗碎的劣迹吧!

己所不为,勿施于人!连我都知道的!

 

 

我宁肯我是狼!

我喜欢在孤烟袅袅孤雁哀鸣的大漠上驰骋,我喜欢有月亮的夜晚,在寂静的山头长啸,我喜欢和喜欢我的她,在风吹草低的原野俪影双双地秀恩爱,我喜欢带领成千上万我的子民在茂密的山林里厮杀……

可是,我是狗。千百年的驯化,毁去了我征战群兽的血性,柴扉后,茅屋里,房檐下,我兢兢业业,忠实着一个个安逸的家,守护者一个个宁静的夜……也遗忘着一段段我那血与火的往事……

不要在我的伤口再撒上一把盐了!我怎么和苍蝇相提并论呢?你们狼狈了羞愤了恼恨了,我的血喷到头上,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还不如自己安心收拾残局呢!收拾不了残局,就不了了之吧!何必又拿我的尾巴说事?

别依随着你们的喜好,给我的子子孙孙染发穿衣,别逼迫着我们谄媚作揖,直立行走是你们人的行为,你们觥筹交错骄奢淫逸锦衣玉食得过日子,笙歌美色莺莺燕燕,跟我们狗我们马有关系吗?

唯一可以自慰的,是还有獒的存在,让我在垂垂暮年,能够欣然的看着,雪山深处那一群吼声低沉、鬃毛飞扬的同类,在野兽的阵营里,笑傲江湖……

 

 

不要提我的祖先了,虽然他曾官至元帅。虽然他看见女孩子就嘻嘻哈哈的天性也由被鄙视正名为性情中人——追追嫦娥又何妨?爱美不是罪啊!

就说我们自己。

我们乐意假装头脑无物的活着,心宽体胖大腹便便的过日子,不也是很多人的目标吗?别把我们买回家当宠物,猪圈里的人生,同样可以多姿多彩跌宕起伏。

胖就胖了吧!我胖故我厚道,我厚道故我在。难得糊涂的境界,不是谁人都可以达到的。

就算一年后挨了一刀,最后一声嘶叫后,我依然深信下一个轮回里,我还是一只快快乐乐的猪。

不要给我吃瘦肉精了。害人,终是害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为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tudywe.com/12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